《真君不语》(主角龙宫公子哥)在线试读小说_明日小说网

真君不语

真君不语 连载中

真君不语

时间:2020-05-08 15:15:08 分类:言情 来源:落初 作者:莫九狐 主角:龙宫公子哥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莫九狐原创的言情小说《真君不语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龙宫公子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她初见他时花痴,然后差点失了心智。  再见他时追他,然后用心骗他。  最后见他以为会嫌弃他,最后双双把家还。  他是具有心嘴面三冷赞誉之称的司法天神,她是自诩活泼但不失稳重的西海三公主。  有意为之的天降婚书,世人皆明白上面的那位撮合俩人无疑。笑话,她堂堂西海三公主岂能乖乖就范。  为了自己,她决定风萧萧兮易水寒龙女一去不复返,踏上悔婚的征途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离黄昏还要约几个时辰的时候,杨戬带了哮天犬出门。临行前,杨戬对敖珺说了此次出去的利害关系,明令禁止了敖珺不准出门,不准跟从。敖珺软硬兼施磨了很久,也是没争取到。等杨戬出了门,敖珺才摆出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。她本就不大愿跟着去,但为了掩饰她毫无异常的现象,是以,她比平常卖力万分的演了一场戏。

她来凡间本就冲着几百年的心愿而来,前几日早就找店小二打听清楚了这里哪有最大的花店,只是她一直耿耿于怀店小二当时一脸似笑非笑的我懂你的表情,若不是她有事求着店小二,就他那副让人不爽的表情,敖珺早就一个手掌劈过去,然后,打包把店小二放在雨中淋他个半日。

待杨戬一走,她就整好衣服,携了银两,朝着本城的最大花店而去。店小二见她神采奕奕,打趣道:“龙公子,可是要去本城的最大花店?”

敖珺白他一眼,“明知故问!”

“呵呵,公子,不是我说那花店,我保证您呐乐不思蜀。哈哈。只是公子我见您一副的书生作派,身体要当紧的很。”

“身体?”敖珺疑惑的看看自己的身板,很是匀称,就是比平常男子矮了几公分而已,但她认为自己身体一向好的很。当年西海有疫乱,连着她大哥那样整日练功硬朗的身板都不幸传染,但她却是豪发无损。她以为店小二会认为她这种身板对花粉过敏,她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,“放心,我身体硬朗的很。我龙三见过那么多花花草草都没有事,定然是不会对此次的花而击败。”

“龙公子,您看着这么年轻。实在是看不出您对花的研究会如此之深呢!”店小二由衷的佩服道。

“这也没什么!只要你喜欢你也可以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出了客栈,敖珺才发觉手中比平日里少了些什么。手不自觉晃动两下,才想起手中少了把折扇。只是那把折扇今早被杨戬拿了去没有还给她。那把折扇跟了她几百年,虽有了些折痕,也破旧了许多,许是那些回忆,始终让她舍不得丢弃。

她做男儿身时,总喜欢风流的打扮,扇子是最好的装饰。不是没有扇子不可,只是心里总少点什么。因使不惯别的折扇,遂想找把扇子的想法也就作罢。绕过客栈往东走了约摸几百十步,过了两条岔路口。玉香阁,本城最大的花店,名字也算雅致,楼前的几株垂丝海棠开得甚是欢艳,又平添了敖珺对玉香阁几分好感。

“哟,公子看起来可眼生的很,第一次来吧。”门前的伙计看到有客至忙上前招呼道。

“刚好做些买卖路过本城,听闻这里的花甚美,随想着来了。”敖珺不大喜欢第一次这个说法,好似她没见过花似的。听说有钱人都被捧着,便扯了个谎话。果然,伙计见是个买卖的公子哥,眼里眉里竟是笑脸。

“公子可是来对地方了。这里的姑娘个个顶花好看。敢问公子贵姓?我好差人招呼着。”

“我姓龙。”姑娘?哦,对,花嘛,这种娇弱的植物可不得有着似水柔情的姑娘来种养。

“得了,妈妈,楼上雅间一位。龙公子有请。”伙计冲着屋内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大约四十的老妈子喊道。

老妈子看着来人锦衣玉袍,风流书生貌,甚是有钱之人,热情的摆了摆了手中洒了各种胭脂的手绢。敖珺被扑面而来的浓郁的胭脂味熏得头昏脑胀,微微颦眉,“这位?呃,妈妈?我来此是为了看最美的花。”

“花?哦,这里当然有最美的花。公子先随我到雅间,您呀,先坐着细细品茶,这心急啊吃不了热豆腐。姑娘们,还在装扮着呢,这个时辰本是对我们有些早的,您呐要是在晚几个时辰来就好了。但公子您既然是生客,我们这就给您唤姑娘伺候着。”老妈子拉了敖珺往楼上雅间走去,到嘴的肥鸭岂能有放过之理。敖珺想着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,看花也是等时机,就如她几年前为了看昙花时,愣是和西寒忍着冷风,熬了六个时辰。

半盏茶的功夫,姑娘就来了,只是百般妖艳,煞了敖珺期待的心情。姑娘们带来的香气扑鼻而来,味道很浓,浓的像千羽酿的化不开黏牙的花蜜,甜过了头,香过了头。

“公子,您长得好生俊俏呀!我们会好生伺候着公子您的。”女子摆着腰肢,上前捏着敖珺的肩柔弱娇滴滴的道。

“公子,来,吃果子。”另一女子剥了一粒果肉送到敖珺面前。另两个女子绕到敖珺两侧轻轻的揉捏着胳膊。

“呵呵,姑娘们,可真是热情。”敖珺掰开一女子倾身上前的手,说:“可是,可是我是来看花的。”

“哟,公子您可真会说笑,我们当然知道您是来看花的。我们个个都是花呀。”一身粉衣裙的女子用帕子甩了敖珺一下。敖珺被这来的帕子一甩,忽然脑中灵光一闪,她抓住了什么,她想起她二哥说的,要是有姑娘主动投怀送抱,那定然不是什么好姑娘。

“等等,你们刚才说你们是花?你们是什么花?”

“女人花啊!公子!”

女人花?有毒?穿的如蝉翼透明般的薄衫的女人花,“姑娘们,你们这里不会吃人吧!不,不,我是说,不会是..”

“我们这里可是温柔乡,何来吃人一说。公子看中我们哪个,尽是带了去。”

“带了去?做什么?”敖珺方才想出的一个词汇,被这女子一打断,又忘记了那个词汇是什么来着。

“做什么?”左侧的女子掩面而笑,“当然是做公子想做的事情了?”

“我?我做的事情?我要做什么?”

“公子,您到了我们这,还要装傻!当然是男女同床做的事情了。”

“啊!什么!”敖珺猛的站起来,“我想,你们是误会了!我到此来,只是单纯看花!赏花!”说着往门外走去,姑娘们看着来的贵客要走,反应快的缠住敖珺。敖珺纠缠不过,想用法术摆脱,又想着她们**凡胎的很是不妥。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敖珺急的团团转。

“姑娘们,姑娘们,停停停。听我说,我们来做个游戏,你们抓我。你们谁抓住我,我有赏。”敖珺掏出一锭银子摆在桌上。“现在,你们全部转过身去。不准偷看!我藏起来..”

“那公子,可不需出这房间!”

“不出,不出,出了你们还怎么找我!好了,你们现在转过去吧,我数到十你们才可以找我。”敖珺等着她们都转过去,悄悄的往门外退去。

“不好啦!他逃了!”有个姑娘偷偷的转过脸,看到来不及掩门逃跑的敖珺大喊道。

“快,快快,不好啦,有人跑了!”姑娘们匆匆跑到门外大嚷着。不知情况的楼下的伙计,一听有人逃跑,以为是不给钱吃霸王餐的,朝了家伙就去追。正欲往楼下逃跑的敖珺看着楼下的伙计冲了上来。她只得反身往楼上跑去。一个转角她就和一个身影撞在了一起。

“痛,痛,痛。”敖珺吃痛的捂着鼻子。

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不准跟来的嘛!”被撞得人看清眼前的人,甚是生气的说。

敖珺吃痛的睁开眼睛,杨戬。逃,敖珺的第二反应。转身朝着刚才上来的地方回,跑了两步,又回来。“救我!”

“快,快,快,在这呢!”一群伙计挡住了转角的出路口。

“怎么回事!”杨戬冲着身后的人问道。

“我,我不知道,我只是来看花。他们就抓我!”敖珺露出一个头,解释道。

“看花?来这里看花?”

“嗯。”敖珺极其认真的点头。

“咦,大家都堵在这干嘛。”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,敖珺透过杨戬高大身影的缝隙望去,一身奢华月白长袍,紫纹刺绣绣边,罕见圆形花纹镂空茶白妃色纹理的玉佩带,尽显了来人的闷骚。嗯,闷骚,敖珺脑海里的自动蹦出的词汇。

“玉公子。”带头的伙计朝着来人敬重的施礼道。

“嗯,这是怎么回事!我的客人为何被你们堵在了这里。”那男子邪魅的一笑,想看清杨戬身后的人,被杨戬无情的挡开视线。

“是..是..是玉公子的客人。呵呵,呵呵,我们搞错了,搞错了,还不快走。玉公子小的们对不住了。”带头的伙计像是怕极了眼前的男子,匆匆带着伙计下了楼。

“我估摸着这两天你也是会来的,自从那日见过哮哥哥后,我就猜算着日子。”那位公子搭在杨戬肩上的手被无情的打掉。

“哼,既已知晓我来此,你应该先去找我。”

“不,那样,就不好玩了。”男子走到杨戬身后,倾身上前,嘴角邪笑,突如其来的距离,让敖珺仔仔细细的观察了眼前的男子,眉眼带笑,完美极致的嘴唇像画中仙的女子才会有如此精致的嘴型。“你,就是龙三?”

敖珺不知他是怎么认识自己的,点点头。

“龙三,我可是很喜欢你呢。”男子悠长温润的调子,像是流水穿过寂静的山谷,空灵响彻。杨戬冷眼看着他,他嬉皮一笑,“你看,二爷是不是在吃醋呢?你说,他是在吃你的呢?还是我的呢?我觉得他是在吃我的,我比你美。”敖珺抚额,自恋这回事,她也不是没见过自恋的,比如西寒。但西寒绝不会自顾自夸,他从来都是逼着别人夸自己。

“你美,你美,你最美。”敖珺想着尽快远离此处,敷衍着眼前的男子。她目前的经历足够她回到西海,加油添醋给虾兵蟹将们吹捧一番了。

“你竟不奇怪,男子是用不得美的。难道,你是..”男子伸手要去扯敖珺衣服,杨戬一掌推开,那男子委屈的表情,正欲讨个说法。

“玉冷!”哮天犬从拐角的房间走出。

“哮哥哥,干嘛这么大声。会吓坏人家的。”

“拿开你的爪子!”哮天犬不爽的表情让男子识趣的住了手。

“杨戬,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啊!女扮男装?”敖珺对这个叫玉冷的好感大大提升,他不仅敢得罪杨戬还敢调戏哮天犬,她一定要和这个人成为知己。

“你离他远些!他是个妖孽!”杨戬像似看透敖珺在想什么似的,警告敖珺道。

敖珺吐吐舌头,杨戬在说什么,她当做没听见。妖孽?和妖孽玩,才是好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房内,敖珺坐不稳的坐在位置上,她揉了两遍眼睛,还是不相信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优雅喝茶,优雅的对她笑的人。

“怎么,龙三,几日不见殿下我,就不认识了。”敖琰优雅的放下手中的杯子。像在看好戏似的看着敖珺。

“二,二,二殿下!你怎么在这!”敖珺这回确信了眼前的人真的是她那个悠闲的二哥。

“嗯,小玉,请我吃茶,我又舍不得拒绝。所以..”敖琰的话还可以做另一番意思解读,我就是太闲了。

敖珺对这玉冷又莫名的多了一层好感,有满分的趋向。

“原来你们认识。”玉冷对自己心中的那份猜测,又多了份肯定。

“玉冷,话就不转弯抹角了。”哮天犬有些急了,他和二爷今天来的目的全被搁置在了一旁。先是龙三闹翻玉香阁,又是玉冷惹了二爷,这冒出来的西海二殿下又让他头疼许多。“你把那东西放到哪里了。快交出来!”

“哮哥哥。”

“你好生说话!”哮天犬恼怒的打断他。

“既然有求于人,态度就要谦卑些。东西那么重要,我当然放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了。”玉冷一转刚才嬉皮笑脸的表情认真的说道。

敖珺本不好奇杨戬来凡间的原因,但今日遇见玉冷这个神物,那就另当别论了,她完全看热闹的表情和她旁边的敖琰一模一样,不愧是一母所生。敖琰心想,今日算是来着了,早就听说玉冷有些本事,没想到本事惹了面前这位心冷的天神。可是这位天神是讨东西的作派嘛,他倒比我这个看热闹的还要潇洒。杨戬感到有人打量他,抬头示意了敖琰一眼,又转着手中的杯盖,继续不闻不问的听着哮天犬与玉冷针锋相对,看他们俩个要比听书有趣的多。

“玉冷!你究竟说是不说。”

“不说,不说,就不说。”

“你是真的不说!你是玉泉山的仙,你怎就没那个作派!”

“怎么!你看不顺眼!看不顺眼你咬我啊!哼,大不了你在把我含在嘴里啊。”敖珺替哮天犬捏了一把汗,这玉冷口无遮拦的。还真是,还真是合了她的脾气。

“对,小犬,你咬他。”敖珺双颊通红,激动的朝哮天犬喊着。哮天犬被俩人合伙欺负的日子还是几百年来头一次,可以想象他有多憋气。就像第一次的生产的女人,憋足了劲就是没力气,这时就需要一个引产的稳婆在旁引导你慢慢的。而哮天犬正是没气出时,在一旁若无其事的杨戬总算摆出了他才是主角的派头。

“他含住你,我看是不必了。若是方便,我可以将你打回原形,到时小犬含着你倒是省了他不少事。”

众人皆是汗颜,敖琰语腹道,“阿珺,你未来夫君可是个好人。”

敖珺咬牙私语,“嗯,好人,天界第一大好人。”

玉冷倒真是遇冷了,他就知道欺负哮天犬只要有这个二爷在,他欺负哮天犬还需多提升提升功力。

“说吧,东西放在哪里了,斩仙剑是个烈物,不是你能控制的,早日送到金霞洞也省了我许多时间。若不尽快,让天上的那位察觉出,不仅师父有罪,连着玉泉山上下都少不了的责难,你这小仙也是保不住的。”

“我不是不还,我报了仇就还。我那仇,也不是权当为了我。”

“仇?仇?”杨戬回忆什么似的,“那仇,自是要报的。但斩仙剑万是不能用的,你运用不当,定然会被反噬。你既然已飞升为仙,万事都是要考虑到的。”

玉冷古怪的看了杨戬一眼,这口吻像极了他玉师父,他就是被那个玉老头叨念烦了,这次他离开玉泉山,一是为了报仇,二是为了躲躲玉老头。“我不是没有考虑过,你也是知晓得,我自小体弱多病,习法术时也因着身子薄,大多是学的不精的。”

“你倒是知根知底的,你偷取出斩仙剑就是为了引我下山吧。”

“你早就猜出我是故意引你下山,才偷取斩仙剑,你这几百年的不过问世事,我怕面子薄,请不来你,只得反其道而行。玉老头的面子,倒是真比我大了许多,看,你这不是下山了。”

杨戬不说话,他不知道在思虑些什么,从敖珺的角度来看,他绝美的侧颜,犹如西海被月光反射的海水,星光闪烁。

“我出手终会造成不必要的牵扯关系。”杨戬自从知晓那件事后,他也不是不放在心里,但这几千百年的经历让他多了一份心境。他若是出手,不仅灌江被牵扯,说不定连着天上的那位都要免不了被三界所异议,他是怕嘛,他说不清。“哮天,你陪他去一趟。”

“二爷?我若前去,外人眼里也是我被二爷派遣去的。二爷,还是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哼,玉冷自始至终的算盘就是拖着我,我岂能不让他遂了心愿。”

玉冷听此,莞尔一笑,极尽魅惑。敖珺被这笑恍惚了眼神,她倒是在哪里见过这笑,只是再也记不得,是在哪里见过。

“我说,玉冷,斩仙剑何时拿出让我观赏观赏。”敖琰看事情七七八八谈的算是差不多,莫管他人烦心事的他忍不住问道。

“那,那龙三想不想看呢?”

“我,我嘛,虽是心里想着那是不可以的,但是,你也知道,你要是盛情邀请我,我还是极乐意观赏的。”敖珺心里早就想看斩仙剑了,她对斩仙这回事,有半分怀疑半分信。仙自古是被神化了的,能有斩仙的法器她有耳闻,只是不晓得是真是假,若是能看看,也不枉她是有着仙根的龙女。

“时辰不早了,龙三,今天的事情你有必要和我交代下,玉冷,若我听说你拿着斩仙剑显摆,你也是知晓司法这几年的评论不是很好。”杨戬不留给众人一个挽留的机会,往门外走去。

“二哥,西寒呢?”敖珺趁着这个时机,在敖琰耳旁嘀咕一声。

“他,他被阿爹派去五湖四海布道去了。大约还需几日回得,你有什么话与他说。”敖琰懒散的调子,听得敖珺心着急。杨戬在门口等她,而她二哥故意将语速放得缓慢,真不虚是她二哥。

“没事,顺口问问。”

他们走了很久后,玉冷慢悠悠的道:“她是不是你们西海的三公主。”

“嗯。”敖琰拿了另一壶,为自己添了一杯,拿到鼻尖一闻,嗯,这壶果然是玉冷藏起来的好酒。

“果然,是她。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庸君

编辑庸君点评:

《真君不语》可以,凑合着看,无聊打发一下时间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言情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真君不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