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无数逆天神光完结版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玉龙杨全文试读最新章节_明日小说网

我有无数逆天神光完结版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玉龙杨全文试读最新章节

我有无数逆天神光完结版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玉龙杨全文试读最新章节

时间:2020-02-19 22:16:52编辑:智超人气:

经典小说《我有无数逆天神光》由我是余邪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玉龙杨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翌日晚上,杨玉龙为了探探县太爷何进福的真实情况,是不是跟刘山豹一样,也是一个修士,或者有着高深莫测的实力,所以杨玉龙又来到了县衙 ...

我有无数逆天神光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我有无数逆天神光》 第36章 给你放点大招 免费试读

翌日晚上,杨玉龙为了探探县太爷何进福的真实情况,是不是跟刘山豹一样,也是一个修士,或者有着高深莫测的实力,所以杨玉龙又来到了县衙的面的湖心亭会何进福。

杨玉龙曾听段归农说过,只要有月光的晚上,何进福一般都会在湖心亭里垂钓,以收心养静,陶冶情操。

湖心亭位于湖的中心,四周都是水,只有一条走廊通向亭子里,四面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。

杨玉龙来到湖心亭的走廊上,很快就会何进福发觉了。

“段先生这么有闲情,跑来看我钓鱼啊。”何进福看也没有看,就猜到了是“段归农”。

“县太爷真是厉害啊,还没有看到人,便猜到了是我段某人。”杨玉龙说道,“县太爷人在钓鱼,心顾四面啊。”

何进福站起身来,仔细的看了看一身黑色夜行衣打扮的“段归农”,总觉得这言行举止,越来越不像段归农了。

段归农属于那种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之人,说话从来都是大大咧咧,那有半点温文尔雅啊。

再说了,段归农在何进福面前说话从来都是唯唯诺诺,小心谨慎的,什么时候变的如此随随便便,张口就来。

“这个时候来看何某人垂钓赏月的,除了你段先生,还有谁啊。”何进福来到石桌旁边,说道,“既然来了,先陪我喝几杯,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。”

杨玉龙当然不敢去喝酒,他要是一摘下蒙脸布,自己的伪装身份岂不是马上要暴露。

于是杨玉龙赶紧拒绝道:“县太爷的好意,段某人心领了,段某人还有要事在身,怕饮酒误事,所以还请县太爷见谅。”

听“段归农”这么一说,县太爷何进福可以断定这个段归农是假冒的。

真正的段归农可不是这样的,酒和女人是他的两大爱好,一个爱酒的人拒绝喝酒,这不符合常理啊。

再说了县太爷家的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到的,他居然拒绝,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,那就是人有问题了。

杨玉龙看着县太爷可进福那疑神疑鬼的眼神,就知道他开始怀疑自己了。

杨玉龙假冒段归农,却并不熟悉段归农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而何进福与段归农是老相识了,自然对段归农的情况比较熟悉。

何进福刚才在对话中,显然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见自己的伪装身份悄然暴露,杨玉龙马上进入到了高度戒备状态。

何进福白了杨玉龙一眼,用异常沉闷的语气说道:“段先生以前可不是这样不近人情的人啊,就算天塌下来,都会跟朋友对饮三杯的,何况今天好像天没有塌下来吧。”

杨玉龙沉着的说道:“县太爷有所不知,段某人最近身材不适,实在喝不了酒。”

何进福的双眼里冒出一道精光,冷冷的说道:“我看你不是身材有问题,是人有问题吧。”

何进福一说完,双腿一蹬,以迅雷之势直袭杨玉龙。

那一招一式实在太专业化了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老手。

“卧草,何进福竟然有如此好的身手,看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老小子啊,果然不出我所料啊。”杨玉龙本来是来试探何进福的,没有想到何进福一下亮出了自己的底牌。

杨玉龙也不示弱,将手里的冷月弯刀一挡,再一记连环腿狠狠的踢向何进福。

何进福身形抖然一转,避开杨玉龙的连环腿,以鹰爪功再次袭向杨玉龙。

杨玉龙身体融入过敏捷神光,身手是何等的敏捷,何进福这样小打小闹,那里伤得了杨玉龙。

杨玉龙便施展起旋风鬼影刀来,那虎虎生威之势的旋风鬼影刀以咆哮的威能汹涌而至。

没有占到半点便宜的何进福眉头一皱,没有想到对方实力如此强劲,那把冷月弯刀舞的如此出神入化,这实力绝对远在段归农之上。

他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武者了,很有可能是一个……修士。

想到这里,何进福也不再藏着掖着,是时候拿出一些真本事来教训一下这个假的段归农了。

何进福突然摇身一震,一股强劲的灵力喷涌而出,刹那间,月影晃动,风声呼响,湖面惊起无数的水花。

“化灵境中期的修为。”

杨玉龙不觉得的一愣,这个县太爷果然不一般,居然跟刘山豹一样,也有着化灵境中期的修为,这个县太爷和那个土匪头子果然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啊。

“原来县太爷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修士啊,居然还是化灵境修为的实力,在下真是佩服啊。”

何进福见对方一眼看出自己的修为,就知道对方也是一个修士。

何进福仔细查看了一下,发现对方只有入元境后期的修为。便在内心冷冷一笑,就这点修为也敢出来搞事,真是自不量力。

“你一个区区入元境后期修为的人,也敢出来坑蒙行骗,你不觉得你在找死吗?”

杨玉龙再一次被别人弄糊涂了,何进福也认为我只有入元境后期的修为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我明明凭借各种神光修炼到了炼丹境初期,有着炼丹境初期的修为,难道他们看不出来,难道我的结丹境初期的修为都修炼到了狗身上去了。

还是他们根本发现不了我已修炼到了结丹境初期?

刘山豹发现杨玉龙只有入元境后期的修为。【注:这三个境界的顺序:入元境、结丹境、化灵境。】

现在何进福也说杨玉龙只有入元境后期的修为。

这让杨玉龙无比郁闷。

一个人看不出自己的真实修为也就罢了,只能说明他眼光不行。

现在再来一个人也看不出自己的真实修为,那只能说明他们真的有眼无珠了。

既然他们看不到自己的真实修为,那就算了,反正自己知道就行了,与他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,他们爱咋整就咋整。

面对何进福风涌云动、威势逼人的进攻,杨玉龙幸好有所准备。

赶紧提取了护体神光进行自我保护,无论何进福怎么疯狂又凶猛的进攻,杨玉龙只要适当的闪避一下,就会全身而退,毫发不损。

修为比我高,实力比我强,这都不算个事。

你要是能把我这个修为低、实力弱的人打败,才算本事。

跟我斗,你这老狐狸还嫩了一点,我再给你放点大招,让你尝尝你杨大爷的厉害。

然后杨玉龙又用逆退神光来减退何进福的修为。

杨玉龙在与何进福对打的过程中,将逆退神光甩向何进福,让他的修为不知不觉的倒退。

一道道逆退神光环绕在何进福的身上,不停的在他身上起着逆退修为的作用,杨玉龙很是心旷神怡,喜不自胜。

“逆退神光正在逆退对方修为3+。”

“逆退神光正在逆退对方修为3+。”

“逆退神光正在逆退对方修为3+。”

……

看着何进福的化灵境中期的修为正在慢慢的减退,而他毫无半点察觉,杨玉龙打心眼里欣喜若狂,爽的不要不要的,差点乐出声来。

这些人占着自己有点修为,在别人面前作威作福,不可一世,是时候好好的治一治他们了。

虽然我杨玉龙修为不如你们,但是想整死你们,有的是办法。

不一会儿,神识里显示,何进福的修为已经从化灵境中期减退到了化灵境初期。

虽然只减少了一个层次的修为,但已经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了。

要知道一个人从化灵境初期修炼到中期,少则一两年,多则几十年。

他们辛辛苦苦修炼得来的修为这么一倒退,那是多么大的损失啊,对他们来说,是一种多么痛心疾首的悲哀。

如果一次能提取999+的逆退神光,那该多好啊,直接可以让他们倒退十个层次的修为,让他们的修为一朝回到解放前,简直爽歪歪。

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个可能。

见自己试探何进福的目的达到,杨玉龙也不再与何进福纠缠,见好就收,打不过就跑,能不作死就不作死,这是杨玉龙的一贯原则。

想对付一个比自己强大的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慢慢的玩死他,这样才有趣味和韵味。

今天来减退何进福一个层次的修为,明天再来减退他一个层次的修为,要不了多久,他的修为就会回到解放前,他不知道作何感想。

想想他将来的感受,杨玉龙就乐的开心。

“县太爷,今天咱们就玩到这里吧,下次再来找你切磋,告辞。”

杨玉龙说完,也不作停留,直接从湖面蜻蜓点水,踏水而行,走到对面去了。

何进福想追也追不上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竟敢冒充段归农来骗我?”何进福大声叫道。

虽然何进福有化灵境中期的修为了,但是还不具备水上飘这样的功夫,不过跳河的功夫还是有的。

何进福看到对方在水上凌波微步,行走自如,便是大吃一惊,震惊不已,这到底是什么人啊,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妖孽。

明明只有入元境后期的修为,却能蜻蜓点水一样在水上行走,轻功居然如此了解。

更加让何进福想不明白的是,刚才跟他过了那么多的招,他居然毫发未损,也真是奇怪。

像何进福以前要收拾一个只有入元境修为的人,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,三招要他断腿断胳膊,五招直接要了他的小命,不费神也不费劲。

如今刚才又费神费劲,还特么的费了脑子,却未能把人家怎么样。

刚才已经出了不下三十招,招招杀气冲天,直接在他身上往死里招呼,他却稳如泰山,安然无恙。

这个人修为不高,但是他的实力却有点鬼神莫测,让人看不到边,摸不着底。

不过,将来令何进福更加震惊的事还有后面,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修为倒退了,他该发疯了。

修炼一途,修为只能提升,倒退这种事可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要么是走火入魔毁了修为,要么是自我作死废了修为。

杨玉龙回到家里,却见家里居然亮起了灯。

如果估计不错的话,现在应该是凌晨一点的光景,宋妘娘和杨若凤明明都睡着了,难道这回又爬了起来了。

就算爬起来也不可能点灯啊。

杨玉龙感到有点不妙,赶紧跑回去。

杨玉龙来到家里,悄悄的往里面瞧了瞧,只见客厅里,一个长相俊俏身着白色衣服的少年,踱着步子走来走去,不时的翘首以待的朝门口观望着,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。

而宋妘娘和杨若凤坐在椅子上,双手反在椅子后面,貌似被绑住了,这场面很失和谐。

不然以石阳村村民的待客之道,不可能让自己坐着,而让客人站着,这不符合规矩,更不符合宋妘娘的性格。

那只有一个结果了,那就是少年将宋妘娘和杨若凤母女给绑架了。

真是岂有此理,半夜三更居然跑到家里干绑架这种事,真是太缺德了。

杨玉龙看着那白衣少年长的很秀气,也没有什么实力,用不着对他有什么防备之心。

于是杨玉龙直接走了进去。

杨若凤看到杨玉龙回来了,便高兴的叫了起来:“哥,你终于回来了,你这大半夜跑那里去了,这位公子说找你有事。”

杨玉龙近距离的盯着那白衣少年看了看,只见他黑发上束着白色丝带,一身的白色衣服,削瘦的瓜子脸有点几分俊俏迷人,精致的五官颇为帅气惊人,眉宇间血气生风眸光如炬。

那样子很是眉清目秀,细细的剑眉下面是一双大眼睛,明眸里泛着水灵灵的光芒。

好一个英俊的小伙子。

“是你三更半夜的要找我,你绑了我母亲和我妹妹这是为哪样?”杨玉龙颇为愤怒的问道。

“找不到你,我只好委屈一下你母亲和你妹妹了。”那少年冷俊的说道,“你就是杨玉龙?”

“杨玉龙就是本人。”杨玉龙带着严厉的警告说道,“你知道这样对待我母亲和我妹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,要么断胳膊断腿,要么断头断命。”

那少年一听,便愣了一下,不过马上晃过神来了,说道:“我对你母亲和你妹妹并没有恶意,我用这种方式对待她们也是迫不得已的,我只要从你口里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,我就不会为难她们。”

杨玉龙一听这声音,怎么柔声柔气的,作为一个男人,说起话来怎么没有一点阳◎刚之气呢。

杨玉龙仔细的瞧着他那张过于俊俏的脸,总觉得有点违和感。

再仔细看看杨若凤的脸,突然觉得他们这一男一女两张脸似乎有点相似的东西,都很白皙,都很艳丽。

他这张脸怎么跟杨若凤这个小女生的脸是一样的呢?

综合以上各种因素,杨玉龙开始怀疑面前这个俊美的少年是一个女子了。

难道他是女扮男装?

那种女扮男装的事,杨玉龙时常能从电视看到,最典型的就是花木兰了。

于是杨玉龙悄悄的看向少年的喉结处。

他没有喉结。

果然是一个女的。

难怪长的这么眉清目秀,俊俏帅气,差点比我杨玉龙还玉树临风,龙威不凡。

杨玉龙内心里哑然一笑,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子,三更半夜的闯到别人的家里来,也不掂量着自己有几斤几两,就把宋妘娘和杨若凤给绑了起来。

也不看看后果会怎么样,如果不小心把她当成土匪给咔嚓掉,也只能怪她自己送上门来的,怨不得别人。

杨玉龙盯着白衣女子,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你想知道什么东西,你赶紧问吧,问完了就把我母亲和我妹妹放了,这么晚了,你不休息,她们也要休息的。”

那白衣女子亮开嗓门便问道:“我想知道沐平去什么地方了,希望你能告诉我?”

原来是打听沐大叔的消息的啊。

可是杨玉龙也不知道沐平去什么地方了。

再说了,这个白衣女子是敌是友都没有搞清楚,就算知道沐平去了什么地方,杨玉龙也不会告诉她啊。

“我觉得这种问题你应该亲自去问那个沐平不是更好吗,我又不认识他,找我打听他的去向,你算是问错人了。”杨玉龙冷冷的说道。

“你别狡辩了,我知道你认识他,他也认识你,不然我也不会三更半夜的来问你了。”白衣女子言辞婉转的说道。

“额,那你怎么确定我和他相互认识你呢?”杨玉龙饶有兴趣的反问道。

白衣少女玉眉一展,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特别的清澈明净,眉角含笑的说道:“今天我在县城里见到几个受伤的人,我发现他们身上的伤是被沐平打的,我从他们的口中打听到你们这里来的,为了不引起其他村民的注意,我才选择这个时候来。”

原来如此啊。

沐大叔也太不小心了,打伤别人还暴露了自己的行踪。

看来这个少女对沐平不是一般的了解啊,竟然能从别人的伤口上追查到沐平的行踪,真是不简单啊。

这个少女如此费尽心思的想打听沐平的下落,要么想从沐平身上得到什么,要么想害沐平。

“不错,我是认识沐平。”杨玉龙坦白的说道,“你又是什么人,为什么这么急着想知道他的下落?”

少女抿了抿嘴巴,冷若冰霜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事,你没有必要知道,你只要告诉我,他现在什么地方就行了。”

“这个问题我恐怕回答不了你,因为我也不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了。”杨玉龙如实相告。

杨玉龙也确实不知道沐平去了什么地方,沐平神龙见首不见尾,也没有把自己的去向告诉任何人,也包括杨玉龙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不说了?”少女冷峻的脸庞突然微微而怒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,你现在既然知道沐平来过这里,你如果真想要找到他的话,你可以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啊,他说不定过几天就会来。”杨玉龙的话语很是自然流露,信不信由她。

少女顿时冷眸一转,眉头紧皱,一道寒光从眼睛里射出,嘴角抽动了一下,怒容满面的说道:“你要是不说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少女毅然将手里的剑,架在杨若凤的身上,吓的杨若凤脸色苍白,惊慌不已,牙齿打着架,不时的全身哆嗦起来。

“哥,你要是知道就……告诉他吧,他这样子……挺吓人的。”杨若凤惊恐的叫道。

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一个少女的份上,要不是还没有弄清楚她是敌是友,杨玉龙早就对她不客气了,还容的她如此嚣张。

“兄弟,咱有话好好说,千万别伤害了我妹妹,你看她这几天已经被人家吓的够多的了。”杨玉龙紧张的说道。

这时候宋妘娘也发话了:“我们的确不知道沐平去了什么地方,他离开的时候也不有对我们说起过,你要是真的想找他的话,那就在我们家里等他,他或许过几天还会来的。”

少女一听到宋妘娘的话,不由的愣了愣神,她不相信杨玉龙的话,但是宋妘娘的话是信得过的。

宋妘娘那慈眉善目的脸庞,和谐可亲的语气,使人没法怀疑她会说假话。

少女眼前顿时掠过一片迷雾,使她突然陷入到了一阵迷茫之中,愣在那里不知所措,或许他们一家人真的不知道沐平去了什么地方,沐平的行踪的确没有告诉他们。

是她自己找错了地方。

杨玉龙见少女一副愣神的样子,身形斗转,以迅雷之势闪到少女的身边,夺过了她手里的剑。

并快速的将少女抓在了手心里,然后用剑挑开了杨若凤手上的绑绳。

“若凤,快去把咱娘也解开。”

“好的,哥。”

杨玉龙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,眉目肃然的说道:“我刚才说过,对我娘和妹妹不客气的人,要么断胳膊断腿,要么断头断命,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了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少女内心不时激起一阵波动,像一只受到惊吓的母狮子一样吼道:“我现在落在了你的手里,要杀要剐,随你的便。”

“那行,我就先砍下你一只胳膊吧。”杨玉龙抓起少女的一只手,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说道,“你这手比我妹妹的手还好看,嘻嘻。”

“你这个臭流……”少女用力的一把甩开杨玉龙的手,怒上心头,紧咬嘴巴喝斥道,“要杀要剐痛快点,别在这里磨磨叽叽的恬不正经。”

“这可是你自己的说的,那我就不客气了,你这只手虽然好看,可惜马上就要被我砍下来,不过你放心吧,我下手快一点,不会很痛的。”杨玉龙说着,拿起手里的剑,假装要砍少女的手。

“玉龙,住手……”宋妘娘一惊,紧张的叫了起来,“他对我们也没有恶意,你就饶过他吧。”

上次风天贵的人打了宋妘娘,杨玉龙一怒之下,把其中一人的胳膊直接削掉了。

那恐怖的景象,还历历在目的留在宋妘娘的脑海里。

宋妘娘一想起来,就有点害怕,更有点心痛别人,那可是别人身上的肉啊。

“娘,这是她自己说的,我要是不砍的她的一只胳膊,她以为我这规矩是闹着好玩的,说不定她明天还会来我们家……上屋揭瓦掀房子了,我们不能这么轻易的饶了她。”杨玉龙故意扯开嗓门说道。

“哥,娘都说了叫你饶了他,你就放了他吧,万一他是沐叔叔的朋友,你砍了他的手,我们岂不是很对不起沐叔叔。”杨若凤走到杨玉龙面前,拉着他的胳膊,有点娇气的样子说道。

见宋妘娘和杨若凤都帮少女求情,杨玉龙便顺个人情把少女放开了,然后还很郑重的对她警告道:

“今天看在我娘和妹妹的面子,我杨玉龙破一回规矩,饶你一次,要是下次你再这样不懂礼貌的闯进我们家里,那就是砍你两只手了。”

少女一接过剑,瞪了杨玉龙一眼,又看了看宋妘娘和杨若凤,有点气急败坏的跑开了。

“娘,若凤,你们没事吧,她没有为难你们吧?”杨玉龙打量了一下宋妘娘和杨若凤母女,十分关切的问道。

“哥,我和娘没事,刚才那个人没有为难我们。”杨若凤说道,“哥,你刚才不在家里睡觉,跑到哪里去了,现在又要去哪里啊?”

杨玉龙转动了一下脑子回答道:“若凤,你难道忘了吗,你哥我是一个修仙之人,现在这个时候自然在附近的山上修炼仙道呢。”

“额。”杨若凤深信不疑。

“娘,若凤,我们赶紧回去继续睡觉吧,我要出去一会儿。”杨玉龙说着,悄悄的跟着那个少女出去。

杨若凤刚想问杨玉龙这回又去哪里,却被宋妘娘拉回了房间。

“凤丫头,你就别打扰你哥了,你哥出去肯定不是干坏事。”宋妘娘知道杨玉龙跟沐平一样,很是神神秘秘的。

“我哥是不是去跟踪刚才那个人了?”杨若凤嘟着嘴问道。

“这个,你就别瞎猜了,赶紧回你屋里睡去吧。”宋妘娘说着,就将杨若凤拉进了卧室。

那少女出了村口,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,见没有什么异常,然后吹了一声口哨,便有一匹马跑了出来,少女跨上马就朝山下跑去。

尽管少女已经十分的警惕了,但还是被杨玉龙盯上了。

杨玉龙施展他那绝世轻功,靠着夜色做掩护,在山道上飞奔,保持着跟那匹马一样的速度,紧随少女之后,而少女毫无察觉。

在一处小溪边,少女突然停了下来,下了马,蹲在小溪边洗起了脸,不一会儿又将束着头发的丝带取了下来,那一头的乌黑长发顿时披到肩上,少女曼妙的背影在月光下般般入画,美不胜收。

“啧啧,原来还是一个大美女啊,就这美丽的背影,不知道能迷晕多少男人。”在不远处盯着少女的杨玉龙从内心里对她惊叹不已。

不一会儿,少女用手沾了沾溪水,不时的抹到身上。

杨玉龙两世为人,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,看着眼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少女如此美不可言,不时的让杨玉龙有点怦然心动。

她女扮男装那么眉清目秀,帅气逼人,她的少女装到底有多好看呢?

会不会像传说中的,有沉鱼落雁之貌,有闭月羞花之容呢?

一股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杨玉龙想要对她看个究竟。

于是杨玉龙一副身不由己的样子,鬼使神差一样向少女所在的地方慢慢的靠近。

月光下,杨玉龙轻手轻脚的朝少女所在的地方走去。

一步、两步、近了……

越来越近了,少女就在眼前了。

“嘶…嘶…”

突然少女身边的那匹马不怀好意的叫了起来,那声音就像夜空中的闷雷一样,让人防不胜防。

原来杨玉龙只顾着不让少女发现,却没有防着不让她身边的那匹马发现。

“你这匹破马叫什么叫啊,没看见我是偷偷摸摸的,你这不是招打吗。”杨玉龙一气之下,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,对着那匹马狠狠的扔过去。

少女听到马的惊叫声,猛然一回头,便发现了在她身后鬼鬼祟祟的杨玉龙。

杨玉龙躲闪不及,还是被少女给发现了。

“怎么是你?”少女惊慌的整好身上的衣服,拔出手里的剑,怒视着杨玉龙,

“就是我杨玉龙,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,没有想到你是一个女的,还长的这么漂亮,三更半夜的跑出来,不怕被坏人盯上了,然后把你给……杀了。”杨玉龙连说带笑的一阵奚落道。

杨玉龙对着少女一眼看过去,第一印象是,此时的少女亭亭玉立的样子,像月中嫦娥一样美丽。

五官精致,眉目如画,美的如出水芙蓉,俊的如玉面桃花,让人一眼看去不忍心移开目光。

少女…女扮男装的秘密被杨玉龙发现了,顿时脸色骤变,满脸嫣红一片,一副羞愤难当的神态冲着杨玉龙吼道:“我是女的又怎么样,你这个无耻之徒居然跟踪我?”

“跟踪,那可谈不上,你三更半夜的闯到我家里,我本来是打算教训你一下的,看在我娘和妹妹的面子上才放了你。”杨玉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“不过,现在我发现你是一个女的,又长的这么漂亮,看着我这人一向怜香惜玉的份上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“刚才在你家里,你的眼神告诉我,你早就发现我是一个女的了,你现在跟踪我到底有什么企图,赶紧说吧。”少女眉头紧锁,心里却慌乱不已,咬着嘴巴很不自在的说道。

杨玉龙一听,原来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,早就知道我怀疑她是女的了。

这样更好不过了,省的跟她讨论女扮男装这个话题了。

此时少女的神色很难看,怒容满面,双目迷茫,嘴巴也在轻轻的跳动,那样子显然是很惊慌。

她紧握手中的剑,随时准备防着杨玉龙那双不怀好意的魔爪伸向她。

杨玉龙淡然的说道:“你先别紧张,我对你没有什么恶意,我之所以跟踪你,是怕你有危险,是为了在暗中保护你。”

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要你保护,傻瓜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,这叫无事献殷勤……居心叵测。

少女一怒,杨玉龙居然把非分之想说的这么清新脱俗,这脸皮绝对是天高地厚的。

“别以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,你这副鬼样子,难道给我带来的危险还小吗?”

杨玉龙觉得自己用这种方式出现在少女面前,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危险,但是杨玉龙可以向上帝保证,自己决定不会给少女造成危险。

杨玉龙便试着用其他的话题来转移少女对他的警惕,于是说道:“美女,不瞒你说,这附近有一座山叫云雾山,云雾山有一个云雾寨,是一个土匪窝,山上有很多的土匪,他们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一定会被他们抓去给土匪头子当压寨夫人,或者给小土匪当老婆的。”

少女当然不会相信杨玉龙会有这番好心了,于是紧绷着脸,瞪着大大的眼睛,一副十分置疑的神色,没好气的说道:

“本姑娘的安危与你无关,你还是收起你这份好心吧,土匪想抓我,还得问我手里的剑答不答应。”

杨玉龙从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劲道可以看出,她是一个三品武者,打几个小土匪没有问题,只是遇到有点实力的土匪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如果这么漂亮的少女落在土匪手里,不知道会让杨玉龙心疼多久。

见少女对他有着如此强烈的抵触情绪,杨玉龙也不想再让她难堪了,于是说道:“那你这么有能耐,我就不管你了,你自个儿小心吧,告辞。”

杨玉龙跟踪少女的目的,无非就是想看看她少女的庐山真面目,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,现在目的达到了,当然得选择退一步了。

看着杨玉龙离开了,少女便松了一口气,跨上马像逃似的跑开了。

然而突然间一个不好的疑问进入到了少女的脑海里:

“刚才出村子的时候,我骑的是马,而他是走路的,他怎么这么快就追上我了呢?”

“难道他会御剑飞行,要是那样的话,他岂不是一个修士,至少是一个超级强者的修士,可是他这么年轻也不像啊。”

“这里肯定有近道,他是绕近道追上我的,可是就算有近道,他也不可能这么快追上我啊。”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,这个杨玉龙真是鬼神莫测。”

少女只好怀着一种提心吊胆的心情……绝尘而去。

第二天傍晚时分,外出的宋妘娘和杨若凤匆匆忙忙回到家里,母女显得很是惊魂不定,特别是杨若凤还脸色苍白,好像受到了惊吓似的。

“娘,若凤,你们这是怎么了,怎么这么惊慌呢,是不是风天贵那小子又来纠缠若凤了?”杨玉龙关切的问道。

一看杨若凤身上有什么不对劲,杨玉龙首先想到让风天贵来背锅。

杨若凤心慌意急的说道:“哥,我刚才跟娘去玉灵山上的神光仙帝庙拜祭神光仙帝,在回来的时候遇到一群土匪,就是云雾山的那些土匪,他们要抢我去他们……山寨里。”

“额,有这等事,这些土匪真是该死,竟敢抢我妹妹,总有一天,我一定把那里的土匪全部收拾掉。”杨玉龙紧握拳头狠狠的说道,“那后来,你们是怎么跑回来的?”

“后来一个少年冲了出来,杀退那些土匪,救了我们。”杨若凤说道,“就是昨天晚上闯进我们家里来,打听沐叔叔下落的那个少年。”

是她,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女。

杨玉龙一阵惊讶,他昨天晚上无意中跟少女提了一下云雾山上有土匪,她今天居然去了云雾山,难道她是怀疑沐平在云雾山一带,所以才去那里瞎溜达的。

可是昨天晚上,杨玉龙实在没话说了,顺便跟她说说云雾山土匪的事,没有想到被她当成了一种暗示了,以为杨玉龙暗示着沐平就在云雾山上。

不过她还歪打正着的救了宋妘娘和杨若凤母女俩,这算是功过相抵了。

“那个少年后来去了哪里呢?”杨玉龙问道。

杨若凤有点怯怯的说道:“后来我们远远的看见,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土匪,那个少年打不过他,好像被土匪抓了起来。”

听到少女被土匪给抓了,杨玉龙突然一阵莫名的心惊意乱。

杨玉龙昨天晚上还在想,要是少女真被土匪抓走了,自己会心疼多久,没有想到才一天的功夫,她真的被土匪抓走了。

杨玉龙一时间心急如焚。

要是土匪知道她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少女,又长的那么清丽脱俗,美若天仙,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。

从他们半路上抓杨若凤的意图就可想而知了,云雾山上的土匪窝……缺女人。

少女到了土匪窝里,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杨玉龙不免有点心慌意乱,又很郑重的问了一句:“若凤,你确定那个少年被土匪抓去了?”

杨若凤点了点头,很确定的回答道:“他的确被土匪给抓了。”

杨玉龙决定马上去土匪窝里救少女。

于是杨玉龙对宋妘娘和杨若凤说道:“娘,若凤,那个少年为了救你们被土匪抓走了,我现在必须要去把她救出来,他也许是沐大叔的朋友呢,要是被土匪杀害了,我们一家人怎么对得起沐大叔啊。”

宋妘娘也很焦急的说道:“玉龙,你赶紧去吧,知恩图报,一直是我们杨家人的传统,不过你自己也当心。”

“娘,你放心吧,到时候我会智取,不是鲁莽的。”

杨玉龙说着,直奔云雾山而去。

从石阳村的山上到云雾山要翻过两座大山,大约有五六十里的路程,这对有着绝世轻功的杨玉龙来说,并不远。

杨玉龙施展他那草上飞、树上行的轻功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云雾山上的云雾寨。

云雾山上的云雾寨像一个盆地一个,四周都是山,进出口非常少,而且也只有土匪知道进出口,再说那些进出口都有机关陷阱,外人若是进来很麻烦。

而山寨子里的地形也很复杂,寨子周围的山上都布满机关陷阱,还有土匪明里暗里把守着,一般人很难进去。

这种地方,陌生人就算进去了也很难出来。

但是救少女的事却是迫在眉睫,要是让土匪知道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杨玉龙想不了那么多了,现在必须想办法打入山寨的土匪窝,并迅速的找到少女所关的地方。

这种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也让土匪抓进去。

杨玉龙知道这云雾山上周围都有土匪的暗哨,于是杨玉龙就在那里装疯卖傻,把那里搞的乌烟瘴气的,故意刺激那些放暗哨的土匪。

不一会儿,立即有几个身缚树藤草叶的土匪,拿着大刀冲了出来。

“你是什么人,竟敢跑到我们寨子里来撒野。”土匪们一阵喝斥。

“大哥,我刚才抓的一只兔子跑到你们寨子里去了,我要去把它抓回来,不然今天晚上我没饭吃了。”杨玉龙哭丧着脸说道。

“什么,跑到我们山寨里来抓兔子,你是不想活了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,到这里来搞事,你简直找死。”一个土匪说道,“兄弟们,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来搞事的,把他抓起来吧。”

于是几个土匪一拥而上,将杨玉龙五花大绑的抓了起来,杨玉龙也不反抗,故意让他们抓住。

然后杨玉龙七拐八弯被顺利的押到寨子里,将他关进了一个山洞里。

这个山洞里用木头围成了好几个大大小小的类似牢房之类的牢笼,里面就关了两个人,一个是杨玉龙,另一个是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女,也被五花大绑了。

少女看到杨玉龙也被抓了进来,就关在隔壁的牢笼里,便是一阵吃惊。

她自己才抓来没有久,杨玉龙这么快也被抓进来了?

少女很是纳闷问道:“杨玉龙,你怎么也被他们抓进来了?”

杨玉龙看了看少女,虽然是一副女扮男装的打扮,但是那张俏丽的脸蛋还是很好看的,那些土匪也太不识货,这么大一个美女却没有看出来。

杨玉龙故作震惊的问道:“哎哟,你也在里面啊,看来咱们俩还挺有缘,昨天晚上一别,居然在这种地方重逢。”

“谁跟你有缘啊。”少女耷拉着脸说道,“快告诉我,你是怎么被他们抓进来的,你不是挺厉害的吗?”

杨玉龙说道:“刚才我妹妹回家,说是有土匪要抢她,幸好有一个少年救了她,听说那个少年被土匪抓了,我妹妹很着急,要我来救那个少年,所以我闯进了土匪窝,然后被抓了。”

少女一听,原来杨玉龙是为了救她才被抓的,顿时有点小小的感动。

但是杨玉龙在少女的心目中,印象不是很好,属于那种小流氓形象,所以少女也没有对杨玉龙投去什么好脸色。

少女便把实情告诉杨玉龙道:“你母亲和妹妹是我救的。”

“额,那真的太感谢你了,以后有机会去我们家,让我娘给你做顿好吃吧。”杨玉龙真情流露的说道。

“你现在自身都难保了,还想着吃的,你省省吧。”少女不屑的说道。

围成牢笼的那些木头,看似结实,但是在杨玉龙的手里却是不值一提。

虽然杨玉龙的双手被绑住了,但是这些对杨玉龙来说都不是个事,杨玉龙用力一挣,那些绑绳一下子就挣脱掉了。

杨玉龙试了试那些围成牢笼的木头,凭他的劲力,把这些木头卸下来,打开牢笼,逃出山洞,那是易如反掌的事。

问题是逃出了这个山洞,带着这样一个少女,未必能逃出这个土匪窝,况且现在天色已黑,就更加的难逃出去了。

所以杨玉龙打算等到天黑的时候悄悄溜出去,好好的打探一下这里的情况,找出一条安全的出路,然后等到天亮的时候再带少女逃离这里。

可是天一黑,一群土匪突然来到山洞里,说是要拉一个人去后山上当诱饵捕杀野兽。

杨玉龙一听,这是个逃出去的好机会,只要能安然无恙的出了这个山洞就好办。

于是杨玉龙便挺身而出说道:“要不你们把我们两个人一起拉出去当诱饵吧。”

土匪斜着脑袋说道:“现在只能拉一个人去当诱饵,万一今天晚上不能捕杀野兽,再用另一个人当诱饵继续捕杀野兽。”

几个土匪便决定用少女或杨玉龙其中一人当诱饵去捕杀野兽。

杨玉龙知道决不能把少女单独一个人留在这里,先让少女去当诱饵离开这里,然后杨玉龙想办法去后山救她,也是一样的。

于是杨玉龙对土匪说道:“大哥,你看他长的这么白白净净的,你们先让他去当诱饵吧,明天再让我去吧,怎么样?”

土匪看了看这两个关着的人,那个“少年”的确比杨玉龙长的白净,像个小白脸似的。

土匪半眯着眼对杨玉龙说道:“人家是长的比你白,那又能说明什么呢,反正你们两个都要拉去当诱饵,谁先谁后还不是一样?”

杨玉龙面带微笑的说道:“大哥,这个你就不懂了,现在是晚上,天色有点暗,长的白的人是不是更容易比野兽发现,这样就更能把野兽引出了。”

土匪们一听,杨玉龙的话的确很有道理,于是决定先用那个“少年”当诱饵,随即将“少年”拉了出去。

少女在被土匪拉出去的时候,不时回过头来看了看杨玉龙,心里头直骂道:“还说是来救我的,却故意将我往死里坑,杨玉龙,本姑娘变成鬼也不饶了你。”

杨玉龙看着回过头的少女,那脸色很难看,嘴角不停的抽动着,估计是在骂杨玉龙。

其实杨玉龙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少女着想,只是她不知道而已。

“美女,你先别生气,以后就知道我杨玉龙的良苦用心了,我绝对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,我只是想用一种最好的办法把你安全的救出来。”

PS:

【各位帅哥美女,有推荐票的请帮忙投一下啊,当天的推荐票当天用,过期作废的,你把推荐票投给作者,就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,作者才有动力把书写好,谢谢。】

阅读全文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我有无数逆天神光完结版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玉龙杨全文试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