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门毒宗主角花柔砰砰精彩试读完本_明日小说网

唐门毒宗主角花柔砰砰精彩试读完本

唐门毒宗主角花柔砰砰精彩试读完本

时间:2020-03-27 11:07:23编辑:张广宁人气:

《唐门毒宗》由网络作家粉笔琴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花柔砰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精彩内容如下: 花柔呆滞地看着慕君吾,眼神里求救的期待在急速地湮灭。这世间的人都是这么的无情冰冷吗?“慢!”就在花柔绝望之时,慕君吾开口了:“我 ...

唐门毒宗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唐门毒宗》 第二十五章 奴仆 免费试读

花柔呆滞地看着慕君吾,眼神里求救的期待在急速地湮灭。

这世间的人都是这么的无情冰冷吗?

“慢!”

就在花柔绝望之时,慕君吾开口了:“我们是一起来的……”

“唐门不收无用之人。”姥姥冷着脸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“她会解毒。”

众人闻言,表情似惊讶可又透着古怪。

而姥姥冰冷的眼神则慢慢地挪回到了花柔身上:“当真?”

花柔急忙点头:“会,我会……一点点。”

她心虚。

她跟着爹爹学的那两下算什么会啊,可这会儿性命攸关,只能豁出去了。

姥姥看了眼花柔,左手的大拇指轻轻地蹭了下无名指上的指环,随即拿起了身边的茶,喝了一口,而后她左手抓着茶盖拨了拨。

此时,有细微的粉末从戒指缝里流进茶水中,即刻消融。

“前日里我被蛇咬了一口,于是在这茶里加了一味解毒的草药,你喝下去,说得上来是什么,我就留下你。”

姥姥把茶递了出去,红姑立刻上前接过端到了花柔的面前。

花柔没有选择,她接过茶,也没犹豫低头就喝。

慕君吾的脸上闪过一丝忧色,但他终究是纹丝未动。

花柔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,抿了抿后,又喝。

而后一口,又一口,最后整杯茶都喝完了,也没品出什么,只得尴尬地把茶杯还给了红姑,一脸为难。

怎么办?我怎么什么都喝不出来呢?

花柔的手指纠结在一起,低着头难以回答,但此时姥姥和红姑的眼里却呈现出惊诧之色。

想不出答案地花柔简直要哭死在这里: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尝出来……”她说完,害怕地往慕君吾身后躲。

完了完了,解毒这个本事也没有,难道我真要死这里?

她恐惧她害怕,抓着慕君吾衣袖的手止不住地哆嗦。

而慕君吾没料到会解毒的她竟尝不出来,眼看她生路已绝,又切实感受到她这份哆嗦,顿觉生命孱弱,求生艰难,这心中一涩酸楚,忍不住开口道:“门主,她或许做不了弟子,但做个仆从还是不错的。”

姥姥看着花柔,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语调平平地说道:“这丫头……就去毒房洒扫吧!”

红姑低头应声:“是。”

两个老头此时则惊愕地对视一眼。

毒房?他们没听错吧?

“你们两人,叫什么?”姥姥低下头,理了理衣裳。

花柔怯怯地:“我叫花柔。”

慕君吾倒是无畏地昂着头:“慕君吾。”

姥姥摆了手:“下去吧!”

当下红姑还有两个老头便带着他们退了出去。

他们一离开,姥姥的手就紧紧地抠住了扶手,她的脸色竟已变得紧张不安。

……

“小子,我乃唐贺之,是机关房的房主,你进了我机关房,若是能成为我机关房的顶梁柱,就是《鬼谷天机阵》我也教给你。”

精瘦老头兴奋地走前面同慕君吾套近乎。

“《鬼谷天机阵》,不是早失传了吗?”慕君吾错愕地看着唐贺之,他觉得这老头是个骗子。

“哈哈哈,在别处,那自然是不可得,但在唐门……”唐贺之得意地摇头晃脑:“稀罕东西可多着呢!”

慕君吾眼里闪过狐疑之色,他还是觉得老头是个骗子。

此时有一队弟子捧着一些桌椅从旁走过前往远处的广场,而广场上好似在布置什么。

花柔伸着脑袋好奇张望。

唐贺之扫看到她那求知的模样,好心解释:“明日,便是咱们唐门三年一度的内门弟子遴选大会,各房都会决出优秀弟子晋升至内门,获得更高级的技艺传承。不过……”

唐贺之冲着慕君吾一笑:“现在你入了机关房,今年就算一个合格的都没有,我也无所谓了。”

慕君吾什么也没说,保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
花柔则看着慕君吾的后背,眼中闪过崇拜之色。

唉,看看人家,争着抢着要不说,还被讨好着,那像我,啥都不会,只能给人当奴仆。

花柔挺无奈,也很失落,但是她也没有很懊丧,毕竟她不用死了。

很快他们走到一个院落前,门口立着许多弟子,个个都很好奇地望着他们,而当他们靠近后,这些弟子全部躬身站好,十分地规矩。

“此处便是机关房,这些都是你的师兄!”唐贺之说完,冲红姑点了一下头,就抬手示意慕君吾往里走。

花柔内心是对慕君吾有所依靠的,眼看要分开很不适应,她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说什么只能看着慕君吾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可是慕君吾并未停留,他甚至都没回头看她一眼,就随着唐贺之走向机关房,霎那间就被那些弟子给围住了。

“师父,这是我们的小师弟?”

“没错!你们都听说五方阵被破了吧?破了五方阵的,就是他!”

“好厉害!那阵还从未有人能闯过四关呢!”

“小师弟,你怎么称呼?”

“姓慕,名君吾。”慕君吾一脸淡然地就被这群人簇拥着走进院落。

花柔看着慕君吾的背影,心里不禁发凉,她十分落寞地伸手抱了抱自己的胳膊。

“走吧!毒房在最里面。”红姑出声催促,花柔垂下脑袋扯着包袱默默地跟在后面。

此时,已经走进了院落的慕君吾转头朝外看了一眼,而后就被簇拥着向前走了。

花柔低着头走了一会儿,难受劲儿就过去了,她开始左顾右盼,跟着红姑走过很多院落都不见红姑停下脚步,忍不住询问:“那个,门主要我去的毒房是……”

红姑闻言站定转身看着花柔。

“你可以叫我红姑姑,对于门主,你得尊称她为姥姥,门主是各房总管才能称呼的用词。”

花柔吐了下舌头:“是。我知道了。”

“至于毒房的事情会有毒房总管告诉你,想知道什么,就去问她吧!”红姑说完转身继续往前,花柔不敢再问,只能默默跟在后面。

终于,她们走到了最深处的院落,这院落不像别得热闹,不但门前没人,院门都是紧闭的,周遭残枝枯树的看起来格外萧瑟。

红姑上前叩门:“九姑娘。”

不一会儿,门开了,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走了出来。

“有事?”

“九姑娘,这是花柔,是姥姥指给毒房的。”

阅读全文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唐门毒宗主角花柔砰砰精彩试读完本